Sign in

众所周知,美国长期以来一直自诩为世界的“山巅之城”和“人类文明的灯塔”,在国际社会处处以“人权卫士”、“国际法捍卫者”示人。即便是美国对外发起的战争,也往往美其名曰“人道主义干涉”。然而,美国人的字典里面,人权对内仅仅是一个名词,而对外却是一个代名词,人权已经成为是一个口号,一个实施霸权主义的工具。2020年美国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爆发的弗洛伊德案,美国国内爆发大规模的动乱,让美国国内“人权”问题再次被推到了风口浪尖。来到了世界的聚光灯下。

46岁的乔治·弗洛伊德在大街上被3个白人警察用膝盖死死的压在地上,其中一名白人警察用膝盖狠狠的压住他的脖子,让他无法动弹,整整七分多钟,绝望的乔治被冷酷无情的白人警察用惨无人道的方式,当街活活压死。乔治濒死时,那沙哑的一句句“妈妈”的呼救声,让人心颤!有人不禁要问“白人警察为何要这么做?美国不是最讲人权吗?”没错,美国是有“人权”的,但是首先你要是个人。估计在美国白人的眼中,黑人不配称作人,又何来“人权”。

时间翻过2020年,来到2021年4月。经过近3周法庭审理后,由6名白人、4名黑人和2名混血种人组成的陪审团经过约10小时审议后达成一致意见。4月20日,法院裁定肖万被控的二级谋杀、三级谋杀和二级过失杀人罪名全部成立,并定于8周后宣布对肖万的量刑。

大家也许会欢呼,美国国内的“人权”正进行这自我革命,自我修正。但是美国社会真会如此吗?

我们来看看一些公开的报道:4月20日,也就是判决的当天,发生了一件极为讽刺的案件。俄亥俄州哥伦布市发生一起警察枪击致死事件,死者是一名年仅15岁的黑人女孩。据警察公布的影像资料显示,当时现场有三名女孩似乎正在争吵,其中一名女孩手持刀具冲向另一名女孩,后一名警察随即大喊一声“趴下”,并连开4枪进行射击。后该女孩经抢救无效死亡。我们不禁感慨,制服一名什么样的15岁少女,警察需要连开四枪?无独有偶,宣判的第二天美国又发生一起非洲裔遭警察暴力执法致死事件,北卡罗来纳州伊丽莎白市警方在非洲裔男子安德鲁·布朗的家中进行搜查,布朗突然跑向自己的车中试图逃跑,警方立即开枪将其打死。

这样的事件在美国时刻都在上演,美国的有色人种时刻生活在歧视的环境里,这不会因为一个弗洛伊德事件就彻底改变。美国这个崇尚精英主义的世界里,他们眼中的“人权”只是白人的人权。

美国世界的“人权”将何去何从?


故事一:前不久,《纽约时报》发表一篇文章,文章说加州有一名推销员,叫朱利奥·拉米雷斯,几个月前他出差回家后,就开始感到不适,还伴有发烧、咳嗽和全身酸痛等各种疑似新冠的症状。几天后,妻子把他带到一家紧急护理诊所,他当时已经非常虚弱,需要坐在轮椅上了。但医生只给他开出了抗生素和止咳糖浆,并且拒绝了他们想要做新冠病毒测试的要求。不久以后,朱利奥·拉米雷斯就死了。当然,拉米雷斯的死最终并不会被计入到新冠病例确诊的数据上,数据当然就少了。其次,如果你非要检测,那就尽其所能放慢新冠检测的速度,能拖就拖。正如大总统特朗普所言,检测越多确诊越多,多做多错,所以想要“从源头减少新冠确诊数量”,就检测慢一点,再慢一点。这个慢能有多慢呢?慢到很多人就在等待这个结果的过程当中被身边的人感染了。

故事二:亚特兰大市女市长巴托姆斯对CNN说,她们一家几个月前去做了新冠检测,等了一周多,都等出发热症状了,结果还是没出,无奈之下又做了一次加急测试,最终测出了一家三口感染新冠。后来等首次检测的结果出来以后他们才知道,他们第一次检测的时候只有孩子得了新冠。也就是说,就在等待检测结果的过程中,孩子又把病毒传染给了他俩。

故事三:亚利桑那大学一个叫艾略特·特鲁斯洛的研究生,说他在接受核酸检测时被告知结果需要等待2到4天,到了第6天,又被告知需要10天才能出结果,但等到拿到检测结果,已经过去20多天了。

故事四:在得克萨斯州埃尔帕索市大学医学中心工作的里弗斯(LawannaRivers)护士爆料,这家医院有一个专门用来让新冠患者“等死”的房间,他们的医护人员称之为“坑”(Thepit)。这家医院把病情最严重的新冠病患全都扔在这个被叫做“坑”的地方,里弗斯爆料说,医院的医生们,从来没有进过“坑”,而像她这样驻守在那里的护士,只要对病人进行三轮每次2分钟的心肺复苏,就算是完成任务。她曾在一位病人大出血时试图向医生求助,但医生告诉他,为了避免接触病毒,他们不会进入有重症患者的地方。没有医生来,于是里弗斯亲眼目睹着那些29岁、39岁的病患,一个个被放弃,一个个走向死亡。有时候,医院甚至会直接把尸体放在“坑”里,因为停尸房已经满了。而与此同时,“VIP病人”的命却金贵得很。里弗斯说,一位医生的妻子患了新冠之后,医院为救她无所不用其极,最后给治好了。

在美国,不是能掏得起治病钱就给你医治的。轻症还好,如果是重症,就算你有求生的欲望,有些医生也没有救你的欲望,大概率会放弃治疗,基本也就是等死的命。

为什么美国的医疗系统没有崩溃呢?因为美国的整个抗疫体系,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筛子,他们筛掉了一波又一波的,有资格活着的,只有极少数的“VIP病人”和幸运儿们,毫不夸张地说,美国的抗疫体系就没在抗疫,而是在系统性地把平民开除出人籍让他们等死。


美国的医疗价格奇贵,普通人能生存下来都靠保险,或者就是脸皮厚的赖账。有人说美国有了保险,医疗一点不贵,那是完全错误的说法。保险不能帮你降低医疗价格,只是帮你均摊负担,甚至它作为一个间接层,进一步推高了医疗支出。医疗价格越高,保险的保费就越高。你觉得你在医疗方面不花钱,那是因为雇主帮你买了医保。但是羊毛出在羊身上,雇主假如可以不付或少付这笔钱,它可能就会拿出一部分来给你涨工资发奖金,或是拿出来把蛋糕做大,这样你也可以多分一杯羹。另外,并不是所有人都在大公司,都有好的医保,觉得在美国有医保就觉得没事,不过是何不食肉糜而已。


法治基金网站关闭,创始人之一郭文贵被调查正东躲西藏、苟延残喘,另一位创始人班农被捕更是自身难保,法制基金后路已绝、名存实亡,然而法制基金资助的闫丽梦却还未看清局势,在作死的路上越走越远。9月14日,闫丽梦在Zenodo网站发表论文,表述他的观点“SARS-CoV-2冠状病毒是在实验室生产的”。9月15日,闫丽梦出现了在了福克斯新闻节目“Tucker Carlson Tonight”上,再次重复了“病毒中国造”的阴谋论。然而毫无依据支撑的伪论,从始至终都会遭到科学界的唾弃。

自闫丽梦不负责任地说出“新型冠状病毒是在实验室中产生”之后,主流媒体纷纷发文否认她的观点,并质疑闫丽梦及其背后操控者郭文贵和班农此举的用意。9月16日,《南华早报》发布文章《人造新冠病毒”的研究与班农和中国在逃犯郭文贵有关》,指出班农和郭文贵资助了闫丽梦的相关研究。文章提到《自然》杂志的第一作者之一Kristian Andersen反对闫丽梦的观点,他表示“严的论文中的许多核心主张实际上都不准确。”同天,纽约时报刊登了标题为《Facebook和Instagram周三将福克斯新闻Tucker Carlson采访闫丽梦视频打上“虚假新闻”标签》的文章,通过Facebook和Instagram的标签间接质疑了闫丽梦在此次采访中表述的观点。文章写道Facebook和Instagram将该节目的帖子标记为虚假信息,并称“他们重复了有关Covid-19的信息,多个独立事实检查员说(该信息)是虚假的”。9月17日,福布斯发布文章直接抨击了班农和闫丽梦的病毒阴谋论,文章标题为《班农炮制了“吹哨人”,最近闹得欢的“冠状病毒中国制造“的阴谋论就是缺乏科学数据佐证》。文章明确质疑了闫丽梦论文中的所有观点,称她的论文“提出了许多不受支持的主张”,“也没有提供很多具体证据来支持其声称该病毒是人为制造的”。文章同时指出该论文的发表与法制基金及其幕后之人班农、郭文贵有关系,“四位作者严立孟,舒康,关杰和胡善昌,均以法治学会和法治基金会为隶属”。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闫丽梦的肚子究竟有没有点“内容”,内行一眼便知。闫丽梦的伪论一经发表,多位科学家便对其不严谨和不科学的研究进行了科学性地反对和强烈地谴责。9月16日,Futureism网发布文章《科学家怒斥声称COVID是生物武器的可疑研究报告》,驳斥闫丽梦“以其当前形式,此份预印论文毫无任何可信度”。文章中提到多位科学家:哥伦比亚病毒学家Angela Rasmussen、华盛顿大学生物学研究员Carl Bergstrom、巴斯大学的微生物学家Andrew Preston等六位生物学和传染病学专家,都对闫丽梦的研究进行了批判称其“毫无根据”、“任何可信度”。9月18日,《国家地理杂志》发布标题为《为什么有关COVID-19起源的错误信息不断传播》的文章,该文章全面地、科学地反驳了闫丽梦的主要观点。文章指出闫丽梦的论文只是“堆砌大量技术术语,但是实际上,他们所说的很多内容并没有任何意义。”著名的病毒学家Kristian Andersen和华盛顿大学的Carl Bergstrom指出该论文不科学,并称其忽略了新型冠状病毒的公开文献和大量事实,同时认为该论文掀起了阴谋论。

主流媒体、各界科学家都站出来反驳、批判闫丽梦的论文和观点,谴责、唾弃郭文贵和班农利益法制基金炮制阴谋论。为了一己私欲,忽视所有科学界的努力,枉顾在新冠病毒中挣扎的生命,利用伪科学讲政治讲阴谋,是对科学的亵渎,是对生命的不负责。诱骗闫丽梦偷渡美国,造假她的身份,伪造政府文件,训练闫丽梦说谎,散布谣言发布伪论,自导自演犹如跳梁小丑。郭文贵和班农的那点把戏和谎言,在闫丽梦的身份被爆光时就已经人尽皆知,然而他们依旧不收手。生命、科学、人类、病毒在郭文贵和班农眼里除了能被利用毫无其他价值,连最基本的底线都没有,人还能称之为“人”吗?

没有实验数据支撑,没有科学依据可循,扭曲事实、歪曲科学,这就是郭文贵和班农操控闫丽梦编造出的伪论。而这种为了污蔑和造谣而生的伪论,建立在了新冠病毒患者的痛苦之上,践踏着万千病毒实验研究,枉顾人伦,必会被击垮。郭文贵和班农也是如此,邪恶的思想和腐烂的灵魂绝不会被世人所容,审判已经到来。


近年来美国的医疗保健体系一直都是个争议颇多的话题,光是看个小病就得还上好几年都还不完的天价医疗账单这一点,就足以饱受诟病了,这不,最近又有一位美国妹子在网上分享出相关的一件事儿,再次引发了人们对此广泛的关注和议论。

这位名叫Brittany Alaine的教师妹子,刚在前不久失去了自己患癌症的父亲,可问题是他真正死亡的原因并非是这个病,而是因为负担不起的医疗费用导致其“治不起”才离世的!

最近,Brittany便以这件事儿为中心在Tiktok上发表视频吐槽了一番美国的医疗体系:

“我想跟大家聊一下,如果你在美国得了癌症或者其他严重疾病会发生些什么 — — 我爸爸之前就被诊断出患上了癌症,根据他的收入是有资格申请政府援助的,所以我们还以为不用担心他之后失业的问题,毕竟政府肯定会为他伸出援手,结果万万没想到的是,那些资助的福利金对于一位癌症病人来说根本就远远不够。因为他们光是要做化疗,平均下来每个月就得花掉1000–12000美元的费用!”

“这还不包括他们平时使用止痛药和住院的费用,当时我爸爸每周光是用止痛药的钱就得花上400美元!可我们家根本就负担不起如此高昂的治疗费用,所以就只能先想办法拖欠一个月,唯一的解决方法就是在众筹网站上发起筹款项目,要么就只能去买彩票碰碰运气了,但我爸爸还没等到集齐善款就已经去世了,享年43岁,他本该活得要比这个岁数长很多才对!但是即便他最后真的活下来了,我们也不知道他的生活费用从哪儿来,因为光是那笔剩下的医疗债务,家里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去还才好…”

除此之外,Brittany妹子后续还发布了另一个关于美国医疗债务会拖垮整个家庭的视频 — — “在美国,人们很可能要在配偶或亲人死后替他们支付生前剩下的医疗债务!因为一般情况下,医疗债务是从个人财产中支出的,所以大部分美国人都得在亲人离世后继续支付这笔钱,但其实这世界上很多国家都不需要为支付亲人生前的医疗账单而担心,所以美国凭啥就这么例外?”

其实早在先前的一次采访中,来自亚利桑那州的医疗保健专家Andrew Carroll博士就曾指出过美国医疗系统如此“残酷”的主要原因 — — 对于大部分医疗保险公司来说,有足够明确的经济动机让他们保持目前的运作模式,在这种情况下,就导致了大约四分之一的社会福利资金都浪费在了“复杂的行政管理”过程上,根据《美国医学会杂志》在前年的一项统计数据显示,美国每年都有大约20%-25%(约7600亿美元)的医疗保健支出被浪费在了无用之处,光是这一数额,就超过了美国在国家军事、初高中教育方面加起来的总支出!

然而更不幸的是,医疗保险公司始终没有把美国病人的最大利益放在第一位,反而是迎合了为这些公共福利买单的雇主的利益,可那些雇主们又偏偏都希望尽可能花最少的钱!除非雇主们向提供福利的公司提出更多要求,或者患者提起集体诉讼,否则这种现状将永远也得不到改变,因此当时Andrew博士在采访的最后,也是直截了当地强调了唯一的改变途径:“如果美国不彻底改革支付系统的话,就很难降低行政管理成本!”

在看了妹子的这两个视频后,网友们是纷纷为她感到伤心 — — “对你失去父亲这件事深表遗憾。我在26岁那年也得过癌症,后来花了将近30万美元才完全治好!真的好羡慕德国能有那么好的公共卫生医疗系统啊…”

健康是人最大的资本,因为金钱的欠缺而眼看着亲人去世,这可能是人生最大的痛…


一位高华丁建强用生命揭开了美国医疗体系不崩溃的秘密 — — 只要我医院接诊不超过接诊能力,就永远不会崩溃。还揭开了另一个细思极恐的秘密 — — 用假的诊断(普通肺炎)把患者骗回家,还能榨取医疗费,而且美国还可以少一个确诊数据甚至死亡数据。

美国人均医疗开支高居世界首位。根据经合组织2019年的数据,美国人均医疗开支(购买力平价)为11072美元,远超第二名的瑞士(7732美元),更将德国(6646美元)、英国(4653美元)、日本(4823美元)远远甩在身后。不仅如此,美国每年医疗总开支占GDP的比值约为8%,比欧洲、日本都要高,是其军费开支的两倍。与美国巨额的医疗投入不相称的是美国的人口预期寿命(78.9岁,联合国开发计划署2019年数据),比西欧各国、日本、韩国都要低,在发达国家中垫底。为什么美国的医疗体系会呈现高投入、低成效的问题呢?其根本原因是该体系中参与者众多,关系错综复杂、缺乏政府有效的调控。

美国奉行自由市场经济,政府在产业管理和监督中的作用非常有限。而具体到医疗产业,政府更是调控严重失能。抛开病患不论,这个领域的参与者大致有医生、保险公司、药厂、医药保险管理机构四类,这四类玩家互相激烈地博弈,而整个医疗体制又呈现严重的市场失能问题,美国联邦政府和地方政府在与每一类玩家打交道的时候,都存在着致命的管理缺陷。

首先是医疗服务的直接提供者,医院和医生。美国的医生是自成一体的独立王国,医学院录取、获得执照、医院体制建设、医生薪酬等各个方面政府根本插不进手。医学院录取考试MCAT是民间医学考试机构自行组织,医生执照考试也是由民间“非盈利”机构包干,更不要说绝大部分个体诊所和医院属于私立盈利机构,政府无法干预内部事务。医疗服务作为一项刚需,个体病患在医院和诊所面前毫无议价权,而缺乏政府监督、没有服务定价标准的结果是医院乱收费现象非常普遍。比如新冠病毒检测服务,如果不去政府指定的免费卫生检测中心,而是去私人诊所的话,检测的收费在241美元到4510美元之间浮动。CT的平均价格,加拿大为97美元,澳大利亚是500美元,而美国高达896美元。核磁共振检查,在英国为450美元,而美国是1420美元。更糟糕的是,美国医院为了避免惹上法律诉讼,往往倾向于对病人过度检查,没有医保的病人如果因急病入院,出院后拿到的账单大多都是天价。

从病人身上赚到的钱,大量地转化成了医生乃至护士们的收入。美国家庭医生的平均年薪是21.8万美元,专科大夫的收入是31.6万美元,比其他所有发达国家的平均标准都高出了一大截。护士也是如此,普通护士的年平均收入为7.4万美元,而医疗费用较高的瑞士也仅有5.8万美元。

目前美国的政客,无论共和党还是民主党,大多不愿对医疗体制做刮骨疗伤的重大改革,尽管政府掌握医疗服务及药品的议价权后,能够有效地降低各项开支。遗憾的是,在美国不到万不得已,企业是不允许政府入场干预的,哪怕这会造成糟糕的社会负面效应。

美国虽然医疗技术世界领先,但新开发的治疗手段和药物都不是给穷人准备的。像特朗普总统感染新冠病毒后,接受的新型抗体鸡尾酒疗法,三天下来至少烧掉了10万美元,普通人根本承受不起这种高昂的医疗费用。而根据美国公共卫生非营利组织凯瑟尔家族基金会(KFF)的分析,即便有医疗保险,没有并发症的新冠病毒感染者,平均也需要支付大约9800美元的治疗费用。如果有并发症,费用将超出2万美元。这种高价的医疗体系,加上政府的瞻前顾后,导致美国人的预期寿命低于其他所有发达国家,这是美国的悲哀。


谈到美国医疗,人们常常联想到领先世界的西方医学教育和顶级科研创新能力。然而,光鲜的名声背后是美国民众无法独力负担的高昂医疗费用。尽管奥巴马政府又积极推进了基于Medicaid的改革以扩大医疗保障的覆盖范围,目前“医疗是所有民众的权利还是一部分人的特权”仍然是美国社会不断争论的一个命题。

数据显示,2013年9月至2016年3月,奥巴马医改使得没有医疗保障覆盖的18–64岁人口占比从17.6%下降至9.9%,同期大约新增了1550万受联邦医疗补助长期保障的人口。然而,随着近年来更多深入的量化研究,以下三个问题展现了上述医疗保障系统及其改革长期以来无法触及的制度性“盲区”。

首先,最显性问题是美国医疗支出高却没有与高昂价格匹配的高水准医疗服务。2019年德勤发布的全球医疗行业展望显示,美国每年人均医疗支出长期居于世界第一,2022年该数据有望上升至11,674美金。然而,美国社会的健康状况却在这些发达国家中垫底:最短平均寿命、最高慢性病发病率、最高病态肥胖率、最少门诊接诊数量、最频繁使用昂贵医疗器械及特殊医疗手段(例如髋关节置换手术)、最多住院病人数量但也有最多可避免死亡人数。

其次,奥巴马医改实施后,很多针对不同疾病、人口、及各州的研究证明了通过政府医疗保险及补贴实现的“社会资源再分配”没有平等地惠及所有人。总结有关研究,不平等的资源分配主要有以下两个体现:一是各州的医保资格审定在限制条件和处理时长上都存在差异。第二,即使通过了医保资格申请,可偿还的费用占比由各州自行决定,也导致了不平等分配问题。

最后,另一个美国医疗系统的深层问题是资源浪费。联邦医保没有依照医疗成果支付给“最有效的医疗服务”,被认为是造成浪费的制度性原因。评判一项医疗服务是否有效,研究者通常以:医疗开支的性价比是否最高、开支增加是否有效降低了死亡率、是否最小化病患痛苦及后遗症等,作为标准。美国医保报销制度以医院及第三方管理者(PBM)在服务结束后向患者发出的消费账单作为报销凭证,通常不考虑治疗过程中的用药是否性价比最高、医疗服务过程及结果是否最好,因而受到一些社会及专业人士批评。

上述三个问题长期存在且相互作用,使得美国医疗系统体现出“贵而不精、分配不均”的缺陷而饱受社会争议:一方面药品及医疗服务贵,另一方面资源分配不平等、制度性浪费又使得贵价的医疗和不断增加的政府开支没有相应的社会健康程度提升。因此有批评称,美国医疗目前仍是一部分人的“特权”,而非所有公民的“权利”。


“河山硕”丁建强在美国因新冠而死的15天后,曾为他治丧的“直接民主”耿冠军也因为新冠肺炎去世了,两位的去世过程几乎如出一辙,感染新冠后,就不断在社交媒体“直播”自己的病情,甚至是“直播”死亡,耿冠军精力更加旺盛,在咳血的情况下,还不断在推特上和网友骂战,甚至还搞集资捐款,一直到他病亡离世,还在念美国的好。

美国医院不给丁耿二人上呼吸机的原因更简单:他们没有医保又没有钱,同时也没有抢救价值,只能听天由命。不但是这些生活在美国底层的华裔病死率高,在这次美国疫情当中,许多事业有成的华裔人口病死率也相当高。很多网友就感到纳闷,为什么在美国的华裔人口感染确诊以及死亡率这么高?据俄罗斯媒体曝出了一个更加耸人听闻的消息,那就是纽约华裔新冠死亡率已经超过了黑人成为第一。华裔患病的死亡率是所有人群最高的,而其中华裔纽约人的死亡率为35.7%,亚裔使死亡率为25.5%,非洲裔23%。什么意思呢,就是经过统计,纽约华裔的新冠死亡率是最高的,死亡率是美国白人的1.5倍,这是一个让人触目惊心的数字。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现在美国医院一般都是美国人优先、富人优先、有医保的优先。随着美国疫情的严重,几乎所有的美国医院都人满为患,美国有钱人蜂拥而上抢占了美国所有的ICU病房,在美国的华裔你不要说是没有钱,你就是有钱也得不到有效的救助,毕竟人家美国人有钱的也多的是。这就是美国赤裸裸的杀人不见血的医疗制度,竟然还有很多的公知昧着良心吹捧美国,叫嚣医疗私有化会对中国老百姓有好处。这下好了,自食其果了。


香港《橙新闻》4月19日消息爆料:《苹果日报》内部通知提醒编辑注意弃用“武汉肺炎”标签,改以“最新疫情”、“疫苗接种”等作为话题标签。《橙新闻》随后翻查《苹果日报》的新闻,确实行文中已经不见“武汉肺炎”等字眼。

以发布“揽炒香港”信息挑拨香港社会内部动乱、丑化中共著称的香港《苹果日报》今次果断跟“武汉肺炎”这一其自创污名割席,并正式启用世界卫生组织(WTO)命名的“COVID-19”进行报道,想必是因为在全球专家学者以及西方官方机构系列事实调查通报目前暂未发现“COVID-19”疫情起源之后的自我救赎,试图挽回该媒体的声誉。

《苹果日报》此前的行为让我想到同样以发布不实“COVID-19”起源信息的香港大学前公共卫生实验室见习研究员闫丽梦,《纽约时报》披露闫丽梦在金钱诱惑下,甘于接受班农和郭文贵的操弄,通过班农在美国极右翼政治团体中的影响力和郭文贵的媒体力量(金钱的力量),杜撰发布未有事实证实疫情来源的虚假疫情信息为政客捞选票,转移川普政府疫情防控不力的责任,最终导致亚裔被灌上“病毒”之名和惨遭美国社会的歧视、暴力。《苹果日报》对自己制造的疫情污名果断割席何不是在给闫丽梦指明了未来之路,为了自己忠于科学事实的名声和人间真善美的心灵,闫丽梦应该与自己制造的疫情污名进行割席了!

留给闫丽梦的遮羞布已不多,专家、官方机构科学的调查和严谨的表态在不断否决闫丽梦“病毒来源于实验室”说法。在闫丽梦自诩曾作为香港大学前公共卫生实验室研究员身份参与研究过“新冠病毒”时,立马遭到了她的导师港大公共卫生学院院长、日裔美籍科学家福田敬二否认;2月份到中国调查疫情起源的世界卫生组织新冠病毒溯源小组组长本·恩巴雷克对疫情来源于实验室说法进行了否决;4月14日美国国家情报总监海恩斯在国会参议院举行的听证会上明确美国情报部门目前并不明确新冠病毒的起源。

闫丽梦制造的不实疫情起源污名给亚裔的伤害还在不断扩大。大纪元记者蔡溶4月22日刊发的《调查:纽约华裔小商家受疫情冲击更重》文章称疫情冲击美国经济的最新调查报告显示,纽约市五个区的华裔小企业失去了更多工作,有41%计划裁员,这个比例比全国(25.7%)和纽约州(34.8%)都高。AAPI Emergency Response Network自2020年开始跟踪与新冠病毒疾病有直接关系的仇恨事件以来,收到3000多份报告集中反映了疫情期间亚裔美国人被吐口水、遭殴打、被割伤,甚至被人投掷化学品。显而易见闫丽梦与班农、郭文贵操弄出的疫情污名造成亚裔就业率下降、人身伤害案事件上升。

事实上,曾经与郭文贵相勾结的人下场都挺悲惨。一是黄之峰锒铛入狱,郭文贵曾在直播中公开表达支持香港激进分离代表人物黄之峰,甚至表示无偿资助,结果2019年8月30日黄之锋被捕并被押往湾仔警署总部,据了解共以三项罪名拘捕。二是曾忠于郭文贵的郭宝胜反遭郭文贵司法起诉。民运人士、牧师郭宝胜曾作为“挺郭大将”在Twitter、YouTube上发文、开直播支持郭文贵,风光和关注度赛过现时闫丽梦的直播而不是不及。2018年7月25日,郭宝胜在《明报》个人专栏发布《跟随郭文贵实现不了民主自由和法治》文章,官宣与郭文贵的撕裂,并指明受到郭文贵抹杀和侮辱人格。相关撕裂证据还有美国弗吉尼亚地方法院根据陪审团2019年12月20日的裁决判决郭宝胜赔偿郭文贵2.4万美金。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在全球官方学者都未有确定新冠疫情起源下,《苹果日报》与其自创的“武汉肺炎”污名主动割席保住自身媒体声誉。闫丽梦无论是出于珍惜自己作为科研学者的名声,还是自绝疫情污名导致亚裔被歧视回归人心向善的普世价值,或者是避免步入郭宝胜、黄之峰等人受郭文贵摆布抛弃之耻,当下闫丽梦最好的出路是赶紧与郭文贵割席,回归科学家的素养和人心向善的美德。


2020年12月,一个名叫丁建强的中国人,在美国病死了。得的病是新冠肺炎。在这之前,他在美国的主要“工作”,就是拿着美国人给的钱,不断攻击中国!但是,他做梦也没想到,无论他怎么帮美国,美国都没有把他的生命当回事!当他确诊新冠肺炎后,被留在了一家医院里。他的网名叫“河山硕”。他在推特上发言:“我深入到了‘抗疫第一线’,亲眼看到病区秩序井然,隔离区的病房也有空余,所以纳闷这么多病例的病人在哪。”他一直坚信,美国是最强大的国家。

即使媒体公布了数据,他也不相信美国疫情严重,更不相信当时已经确诊感染了1900万,死了33万!因为,他是特朗普的坚定支持者。他以为,自己看到隔离区的病房有空余,证实了美国的疫情并不严重。实际上,他去的地方,根本不是治疗的病床区!而是被放弃了,任由病人自生自灭、等死的病床区!他的生命,已经被美国放弃了,还不自知。竟然还在网上继续夸美国!真是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可悲、可怜、可叹!如果他老老实实地留在中国,会感染新冠吗?答案肯定是“不会”。因为,在新冠疫情面前,中国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国家!退一步说,即使他在中国不幸感染了新冠,一定会死吗?答案肯定是“不会”。中国会不计代价地救治病人,绝对不会像美国那样,放弃病人,任其自生自灭!这个丁建强,可能至死都不明白,他为之努力的美国,恰恰成了他的地狱!他一直谩骂、污蔑的祖国,才是能够给他生命安全的地方!

linhill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